台灣香蕉價格崩跌價來看全球農業困境


香蕉有漫長的種植史

但真正出現在美國境內是1880年,由一批跟牙買加種植園合作的商人引入。打後許多年裡,香蕉都不是常見水果,它們適宜生長的熱帶頻有風雨,容易折損;收穫和保鮮期都十分短暫,在當年的運輸條件下,販運香蕉幾乎是種賭博,只要稍有延誤,到步開箱聞到的就是命運。這是種隨著科技進步才流行起來的水果。

不過,上世紀人們吃的香蕉已經基本滅絕。原本野外有上百種可吃蕉,但經挑選後,最適合大規模生產且口味良好的只有一種:Gros Michel/大米歇爾。這種香甜大根的種植銷售長年不錯,直到1950年後枯萎病大規模擴散。真菌收割的速度遠超人手,直接導致了香蕉全球貿易的崩塌。業界急速找到下一個替代品:Cavendish/卡文迪許,總算靠這種能抗枯萎病的香蕉渡過難關。但卡文迪許的潛在問題其實跟大米歇爾的沒有什麼不同:單作。(monoculture,即在可以種植多種作物的土地上,只種單一作物)

香蕉危機背後的全球農業困境

一個物種沒有基因多樣性,就等於在自然界赤身裸體。種植園的香蕉更可以說多樣性為零,個體都只是某株母體的克隆:一支整齊而脆弱的隊伍,始終在滅絕的邊緣齊步走。亞洲和非洲的香蕉園已經被新型枯萎病橫掃,叫Tropical Race 4/ 4號熱帶種,今年早些時候,澳大利亞確認發現了同種感染。厄瓜多爾和哥斯達尼加兩大香蕉淨土,離疫病恐怕也只差半步。就算眼前的蔓延靠新藥劑成功擋掩,還會有下次。而卡文迪許之外,再也沒有在口味、耐運輸和種植成本上都同時令人滿意的後繼品種。

不單止商品蕉在面臨滅絕危機,它可能只是人類農業裡最先崩潰的一批。新的種植系統、間作、有機種植和農林複合,全都沒有人留心。改變多年磨合而來的生產方式、調試新品種都意味著額外的成本和風險,盤面越大的企業越是如此。

對屏幕前的各位來說,一把香蕉只是幾塊錢,但這個便宜,是由下游工人、生態環境和未來農業的穩定性共同墊付而來的。全世界有不少小生產戶在用可持續的環保方式種植作物,做各種水果加工品,但他們無法與大企業抗衡。消費者們如果能自發地改變口味習慣,多買些香蕉製品而不是新鮮水果,或許它們還會有未來。往後,水果的價格會陸續走高,或者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是在償還前幾代人所吞下的便宜。

There is no more story.
Next 這種「個性」阻止你成為富翁

No Comment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