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的「鳥籠」打開,政治審查的幽靈仍在台灣的上空盤旋


20180912聯合報社論

如果沒有「意外」,年底和九合一大選合併舉行的公民投票,應該會有十個之多。但是,以中央選舉委員會目前的表現看,「意外」發生的可能性不低。

去年底《公投法》修法時,除了降低公投提案、連署和通過的門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取消了「公投審議委員會」的審查機制。這項修正,主要目的是降低政治對公投提案的干預。誰料,「公投審議委員會」雖遭廢除,政府的政治審查黑手仍然無所不在,中選會輕輕鬆鬆就取代了公投審議委員會過去扮演的角色,而且變本加厲地干預。

今年公投提案出現井噴狀態,主要就是提案人都希望能趕上與年底選舉合併舉行,以提高公投的投票率,並增加公投通過的機會。中選會的審查作業越快,意味提案人有更多時間可以部署下一階段作業;但觀察目前已通過連署的十個公投提案,政府的處理時程卻出現很大的差異,對某些議題表現出明顯的好惡,啟人疑竇。

例如,今年二月提出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中選會僅花了四十多天,即在三月底完成審查。

對照之下,中選會拖了最久的公投案前三名,皆是藍營領銜提出的案子。其中,「停建深澳火力發電廠案」花了七十天,「反核食案」花了七十六天,「減少火力發電案」更花了超過九十天,明顯刻意延宕。

不僅如此,這幾個被刻意拖延或阻滯的案子,都遭到中選會「特殊關照」,舉行聽證會、補正、再補正、書面說明,花樣百出。

例如反核食案,就被質疑有「違反國際條約」之嫌;但對於遭質疑違憲及違反國際條約的東奧正名案,蔡政府卻一路開綠燈。這難道沒有雙重標準?

至於民間發起的「以核養綠」公投,則因直接衝擊民進黨「非核家園」的核心價值,則受到審查拖延的影響,趕在最後時限才湊足連署書。

但以中選會的蠻悍態度看,此案能否趕得上併大選舉行,仍在未定之天。

中選會的刁難手法,不僅完全取代了過去公投審議委員會的過濾機制,甚至變本加厲,扮演起政治黑手的角色。例如,藍營送件時,中選會演出「拒收」戲碼;在審查連署書時,中選會則高分貝宣稱有大量「死人連署」及「相同筆跡大量抄寫」情況,質疑連署正當性。事實上,若是「死人連署」,自然可以剔除;但所謂「大量抄寫」,只是根據部分戶政機關反映,便指國民黨的三案有高達六成是「大量抄寫」,甚至舉美國一個毫不相關亦顯不對稱的選舉案例稱可以判定失格。中選會這些動作,恐怕是在預留伏筆,為最後判定反對黨的公投案「不成立」預作準備。

中選會的說法到底有無道理,其實徵諸歷史即可一目了然。首先,無論中選會或戶政機關,均非專業的筆跡鑑識機構,除非直接徵信,否則是否確為「大量抄寫」,恐非其所能判定。其次,「死人連署」情況,過去亦曾發生。如過去民進黨發起的「討黨產」公投,也曾被發現超過二百份的「死人連署書」。

事實上,在《公投法》修法時,朝野曾就此有過辯論:若有「連署造假」,是否即可判定為無效提案?當時綠委段宜康回答說,若果真如此,那麼假連署將成為「意圖破壞公投者讓公投失效最簡單的方法」。當時的中選會主委劉義周則引用法院判決說,因無法證明造假動機及是誰造假,所以做法就是「剔除」該連署書。可見,連署是否違法造假應由法院認定,而非中選會權責,更別說以此認定公投案失格了。

明知今年公投案將會爆量,中選會卻未增加處理人手,亦未依法完成電子連署系統的建置;卻濫權利用各種行政杯葛,拖延及刁難特定案件,自失其中立機關立場。公投的「鳥籠」雖然打開,政治審查的幽靈仍在台灣的上空盤旋。

Previous 昔有李小龍打日本鬼子,今有藤井實彥踢慰安婦阿嬤!
Next 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錄音流出...手段齷挫令人震驚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