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他一人救全黨,陳其邁全黨救他一人


民間對「韓流」現象的評價是:「韓國瑜他一人救全黨,陳其邁全黨救他一人」。

可見,韓國瑜這次赤手空拳從高雄突圍,帶動全台藍綠氣勢翻轉,其個人形象是大於國民黨的。這點,絕非任何人可以掠美。因此,包括協助地方動員的大老王金平,或當初提名韓國瑜出征高雄的吳敦義,都不宜把光彩占為己有。他們該想的是:如何為下一代國民黨人創造更強、更寛闊的條件,並在接下來的戰役能激發更有益台灣發展的力量。

韓流」發威,國民黨大老誰能爭功?

長期被國民黨主流視為邊緣人的韓國瑜,這次在高雄意外掀起強勁的「韓流」,甚至威力外溢其他縣市帶動藍營整體選情。「韓流」現象為國民黨注入新能量固然可喜,但這股動能要如何化為未來黨內更新再興的力量,擺脫僵化思維與老舊勢力的羈絆,才是更令人關切的事。最怕的是,國民黨趁著氣盛又開始爭功諉過,依然故我,將白白糟蹋復興契機。

國民黨內文化,一向講究學歷、資歷與排序,強調恭順、拘謹、不惹事。在這樣的醬缸中,往往只會磨損人的志氣,產生不了「戰將型」的鬥士。也因此,藍營人士多半善打順風牌,跟隨大勢推移,卻難以締造險地逆轉的奇蹟。而韓國瑜正是一個「非典型」的國民黨人,他通達人情又接地氣,行事出格而不拘泥,應對靈活而不刻板。正因如此,他自來難入國民黨高層的眼簾,長期被淹沒在學者及官二代林立的浪潮中。然而,也正因為他這種非典型的特質,這次才能在高雄拔地而起,打破藍營廿年無力反攻的沉悶局面。

國民黨偏好學者出任政務官、崇尚溫良恭儉讓的儒士作風,不能說完全不對;但過度「均質化」的結果,政黨的活力與競爭力必然大為減損。學者型官員往往借調期滿即返回學界,這對政黨累積人才及執政經驗,其實相當不利。在需要真槍實彈肉搏的選舉中,那些溫良型的人物多半怯戰,或沒有能力因應複雜的打殺而退卻。年初提名時,連擔任過桃園縣長的吳志揚都怯戰棄選,還稱對手鄭文燦是「國民黨無人可望其項背」。這種自暴自棄、不戰而降的心態,正是國民黨不斷喪失戰場的主因。

事實上,國民黨前兩次選舉大敗,「世代交替」聲浪四起,藍軍就應該深自反省,重新調整政黨發展策略及經營模式。遺憾的是,過去四年國民黨多數精力皆用在內鬥及主席之爭,包括應付民進黨討黨產的糾纏,因而對於世代交替及結構調整幾未觸及。試問,如果不作培養人才的計議,如果不作長期部署的規劃,政黨戰鬥力要從何而來?國民黨失去的民心要如何贏回?

以這次的選舉提名為例,許多選區都還陷於「派系」、「閩客」、「宗親」的陳舊框架,最後只能在內鬥的泥淖中掙扎。如此墨守成規不知與時俱進的政黨,這樣的陳年內鬥戲碼,如何爭取選民垂青?以新竹縣為例,黨不提名民調領先的林為洲,卻屈從地方勢力勒索而提名楊文科,只是便宜了第三勢力。例如嘉義市,則因黨中央無法化解地方派系心結,任由鷸蚌相爭的戲碼一再上演,原本大好的選情卻陷入苦戰。這些,都是國民黨「又老又舊」的證明。

這次韓國瑜在高雄崛起,完全是他個人特質及奇異魅力奏功,因而快速吸引網民集結。在缺乏黨中央奧援的情況下,他以「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的「寒士戰略」攻占升斗小民的心,用北農經營的好口碑召喚農民背書,用幽默親和的語言呼喚近悅遠來,用積極正面的模式抵擋對手的抹黑攻擊。這股「韓流」,對國民黨而言,是一種全新的政治體驗和實踐,重點在如何放下身段重新回到群眾之間。對民進黨而言,則是一面解析度驚人的照妖鏡,照見它自信滿滿的建樹如何禁不起民心思變,驟然灰飛煙滅。

Previous 陳其邁政見:兩岸交流小組?兩岸文化民間城市經驗分享交流說什麼
Next 無合成變造!陳其邁粗口霸氣問政54088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