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軍人節向國軍致敬!你們不是救災白工


本文出自聯合報社論 /淹水最嚴重的嘉義縣東石鄉掌潭社區理事長林文達雙手緊握國軍代表的手直說感謝。圖/縣府提供

今天是軍人節,我們除了向國軍致敬,也要對軍人屢遭濫用的問題提出檢討。

這次南台灣豪雨成災,蔡總統指示國防部在兩天內協助清理死亡禽畜,國防部果然使命必達,迅速完成八十萬隻死豬和死雞的清運;嘉義縣府隨即追加,再把一萬五千隻未清完的死雞交由軍方善後。同時,國防部為示「苦民所苦」,宣布九三軍人節的聯歡活動及基地開放參觀活動全部停辦。

為了安撫及協助水患災民,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宣布「以工代賑」方案,民眾可以申請協助周邊鄰里清理家園的工作,由勞動部給付每小時140元的薪資。儘管有人擔心這會淪為變相補貼,但其出發點是對的。無論如何,相對於「以工代賑」的救助設計,國軍不斷被當成免費的「救災白工」使用,絕非正常決策,不僅引起基層軍人的怨氣,也暴露國防體系的媚上文化之盛。

簡言之,如果國家遭逢災害,民眾陷於危難,政府行政體系已無法勝任救災工作;那麼,出動訓練精良又有高度紀律的軍隊支援,當然更能有效因應危局。例如,這次國軍協助清運大量死亡禽畜,使災區免於爆發疫情,功勞不可抹滅。問題是,清垃圾、掃馬路、搬死豬終究算不上是非官兵支援不可的緊急要務,軍隊的救災角色應是「救急」而非「救窮」,有些消防體系或民間企業可做的事,即不應將國軍當成免費苦勞使用。

九二一地震後,立院次年制訂《災害防救法》,規定各縣市如有需要,可請求部隊支援,但國軍執行救災的開銷事後應予歸墊。由於是「使用者付費」原則,地方申請軍方支援時,會更斟酌輕重緩急。但在實際執行時,這項原則卻漸漸失控。在莫拉克颱風後,軍方投入防救災的規模愈來愈大,到2016年花費已突破十七億元,各縣市卻一毛錢也沒付。從國民黨到民進黨執政,對問題皆充耳不聞,態度亦無二致。

視國軍為「免費勞力」的觀念,源自過去義務役時代;當時部隊規模大,薪資又低,有充足人力可任意運用。但兵役轉型為志願役後,三軍都為募兵不足所苦;即連最基層的二等兵,國家每月花費的成本也超過四萬元。國防部若仍對各方行政需索照單全收,必然大大影響部隊的差勤和訓練,斲傷戰力養成,也使國軍得不到應有的社會尊重。最近有網紅譏稱「志願役大多是廢物」,與此不無關係。

軍方淪為「救災冤大頭」,中央與地方政府都需負責,而國防部本身的責任也不小。對於軍人的權益和尊嚴,國防部鮮少據理力爭,反而處處遷就。低聲下氣的結果,不論中央或地方政府、甚至民間團體,當然覺得軍人不用白不用。更糟的是,一些軍中高層心存倖進,認為相對於練兵備戰本務,救災才是升遷的「終南捷徑」。一旦轄區發生災害,這些人的熱中程度往往較地方政府猶有過之,力求表態作政治效忠。其代價,就是犧牲訓練品質,犧牲軍人的職業忠誠,犧牲社會對軍人的尊重。

無論如何,將國軍當成免費、萬用苦勞的觀念,折射的是政府貪小便宜、不正視國防本務的心態,絕對必須改正。試想,政府對「以工代賑」的災民發給140元的時薪,雖金額不多,至少提供了民眾勞動的誘因;

相形之下,軍人豈是免費白工?那些由軍人無償承擔的清運、掃街、搬死豬的工作,如果也由民眾或業者來做,豈不是能創造更多工作機會?

更深一層看,台灣薪資長期偏低,不正是因為政府喜歡免費的人力動員,並過度提倡無償的「功德」服務,以致把勞動報酬皆拖在底層?

蔡總統曾宣示,「國軍戰力不在割草刷油漆」;既然如此,又如何忍心讓軍人隨便去掃街、搬死豬?國軍應協助急難救災,卻不是充當苦勞白工。

Previous 浩劫過後:高雄路面5000個坑洞!死豬死雞怎麼處理?疫情危機
Next 講幹話是基因遺傳?以徐國勇與徐佳青為例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