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全黨之力、所有資源都在打韓國瑜的時候…反而越打越強大


出自:陳少甫 韓國瑜完美風暴成形

夜色茫茫,星月無光,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只有火花,到處飛揚。腳尖著地,手握刀槍,英勇的弟兄們,挺進在漆黑的原野上。我們眼觀四面,我們耳聽八方,無聲無息,無聲無息,鑽向敵人的心臟,鑽向敵人的心臟。只等那信號一亮,只等那信號一響。我們就展開閃電攻擊,打一個轟轟烈烈的勝仗

民進黨人和它的扈從,對這樣一首歌曲,氣急敗壞地指控這就是軍國主義,又有人認為夜襲的殺伐之意太濃烈,卻忘了

邱義仁在十幾年前就自得意滿地說,選舉要將國民黨割喉割到斷。

邱義仁的夢想終究還是實現了,由蔡英文、賴清德和陳菊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以不符合民主精神的粗暴蠻橫,沒收國民黨的黨產,自信民進黨從此再無對手。而那些在高雄的夜光下,忘情地唱著軍歌的普通老百姓,他們或許正是拿著腦海裡想像的刺刀,鑽向的正是民進黨的心臟。

一場高雄市的地方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頂著一顆禿頭,手持一瓶礦泉水,結果還是沒有要到一碗滷肉飯。面對民進黨舉全黨之力,操控著所有的政府資源,從蔡英文到賴清德,從蘇貞昌到鄭文燦,再到林佳龍;從前前任的高雄市長謝長廷,到前任的高雄市長陳菊,再到高雄市現任不知名的代理市長。

所有民進黨人都在打韓國瑜。那些長年被民進黨和綠營所豢養在明處或暗處的文化人、媒體人、職業學生,也都在打韓國瑜。

陳其邁的競選團隊,幾乎不再是陳其邁原本的初選團隊,而是換成民進黨總統大選級別時的選舉人馬。

傾巢而出的民進黨,面對的是各縣市遍地烽火的台灣,以及越打越強大的韓國瑜。

高雄市民或許能理解,或許不能理解。為什麼各縣市的人們,都想質問當地的國民黨縣市長參選人,為什麼你或妳不能打出像韓國瑜一樣的成績?為什麼代表國民黨參選自己居住縣市的候選人,偏偏就不是韓國瑜?高雄市民不能想像有多少住在外縣市的台灣人,抱持多麼羨慕的心情,關心高雄這場地方選舉。

又豈止外縣市的台灣人?那些在中國大陸工作或求學的人們,那些在歐洲大陸在英國,那些在美國在加拿大,那些在澳洲,那麼多離鄉背井,在海外世界各地工作和生活的台灣同胞,不管是統是獨,老的少的,都在共同關注這一場高雄市長的選舉,所有人都在觀察和關心在台灣轉瞬間風行草偃的韓國瑜現象。

曾經自信為天降大任於斯人的柯文哲,曾經的柯文哲醫師身上的白袍,這四年來已經五彩繽紛。以墨綠自居卻又紅藍不忌,沒有原則卻又自作聰明,漸漸地,又像轟然倒塌般,人們發現過去那宛如白色巨獸般的身影,曾經集所有鎂光燈的焦點於一身的柯文哲,言行如此表裡不一,超越藍綠的口號如此投機。

柯文哲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昔日的耀眼光芒,在轉瞬之間,已經成為過去式,也永遠不可能再恢復往日風光。柯文哲已經不是四年前的政治素人,他是政治葷人,柯文哲搔起頭來依舊比傳統政客滑稽有趣,但口味卻遠比傳統政客還重鹹。柯文哲的政治拼裝車,原來脆弱的經不起挑戰,終究無法抵達終點。

柯文哲自稱是墨綠台獨,轉身卻和深藍的群眾輸誠,這幾年來,更是深獲共產黨的喜愛和支持。可惜他一轉身,依舊和民進黨高層微妙地站在同一陣線,柯文哲的取巧,輕易地使他回過頭去,對抗的是討厭民進黨的台北市民。柯文哲和林佳龍的妻子一道出席花博,對民進黨表忠心;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小野,從台北市飛象過河般前進高雄市,拍了影片支持陳其邁,三聲乾哭無淚俱下,罵對手丁守中不認識他沒有讀書。號稱超越藍綠的政治口號,始終是場騙局。

台北市民很難相信,他和民進黨高層私下沒有密會;台北市民很難相信,柯文哲並未和蔡英文政府暗通款曲;台北市民很難相信,柯文哲沒有和民進黨私底下進行利益交換。姚文智很好笑嗎?姚文智說得每一句話,幾乎都符合這二三十年來,民進黨反中仇中的核心思想。姚文智符合所有相信民進黨台獨理念和政治信仰的人,所該說得所該做的一切。姚文智面對身旁同黨的人,對自己的表面支持和暗地捅刀瞭然於心,卻又無路可退。姚文智秉持著民進黨過去堅持的台獨路線,說著民進黨從創黨以來,民進黨人最熟悉也最原始的政治語言。

面對民進黨高層幾近明目張膽地對自己操作棄保,姚文智仍努力地故作堅強,面對一河之隔的蘇貞昌對自己完全視而不見,姚文智並未放棄而心灰意冷。和柯文哲相比,姚文智雖然弱,但姚文智比起柯文哲卻顯得如此真誠,又如此真實。台獨團體都看在眼裡,台北市長選後,姚文智終究會獲得他應有的回報。如果姚文智弱得好笑,不是姚文智的錯,百姓嘲諷的是姚文智背後的民進黨。

自馬英九第一次參選後,國民黨就再也沒有太陽,而當韓國瑜崛起後,馬英九終於真正徹底地走下舞台。馬英九此刻在書寫自己在兩岸關係上的歷史定位。老百姓的心底明白,媒體報導的國民黨太陽們,都是虛假的。無論是吳敦義還是王金平,無論是走進歷史的馬英九還是折翼的朱立倫,他們全都不是太陽。如果這些人有一絲偽裝成太陽的可能,那也只能是和蔡英文一對一相互比較。

韓國瑜在岡山的競選場合,主持人和背景螢幕都在喊著寫著「把高雄還給我」,韓國瑜的氣勢已經沛然莫之能禦,完美風暴完整成形,這是即便犯錯誤,也無法對其整體選情造成根本傷害的境界。韓國瑜奔波於台灣各個縣市,為國民黨不同層級的候選人拉抬選情,韓所到之處,討厭民進黨的老百姓皆興奮不已。

隨著選舉逐漸進入尾聲,韓國瑜雖然只是在競選高雄市的市長,卻形同歷經了一場如同總統大選層級的激烈選戰。民進黨完整的全方位抹黑、抹黃、抹紅的政治洗禮,韓國瑜仍舊像是一台金剛不壞的坦克車,輾過民進黨一個又一個信用破產、施政無能的政治人物;經歷一輪又一輪民進黨在垂死邊緣所發動的近乎瘋狂,且帶有無止盡惡意的卑劣攻擊。等選舉結束後,韓國瑜將脫胎換骨。

國民黨沒有太陽。今天的韓國瑜,是國民黨唯一的明星。柯文哲曾形容白色力量像丐幫,但他卻已經成為丐幫的雞肋,韓國瑜才更像是丐幫的幫主。武狀元蘇乞兒的電影台詞,注定不是屬於柯文哲的故事,而更像韓國瑜自身的傳奇。

韓國瑜所有希望改變高雄,訴諸於高雄市民的政治理念和施政藍圖,其實,無論套用在全台灣任何一個縣市,只要稍作調整,幾乎全部適用。韓國瑜不需要當一個專家或天才,韓國瑜對高雄市政的理解和掌握,不需要細節囉嗦的像個科長一般,韓國瑜的智商更不需要一五七。韓國瑜只要用人唯才,尊重專業,以悲天憫人的同理心來苦民所苦,用誠意來面對市民,掌握住正確的方向。

如果高雄人不要韓國瑜,其他縣市的人要他,很多的台灣老百姓願意要他。韓國瑜倘若不幸落選,他不應該選擇像個傻瓜般,以無業遊民的身分,掛著國民黨高雄市地方黨部主委的虛銜,蹲在高雄無所事事。

高雄人如果選擇陳其邁當他們的高雄市長,高雄市民也算是將韓國瑜還給所有海內外的台灣人,韓國瑜作為國民黨唯一的政治明星,作為全台最大黨「討厭民進黨」和「消滅東廠」的最佳代言人,韓國瑜沒有任何理由,辜負台灣人民和海內外支持者的期望。

台灣無奈的夾在中美對抗之間,再加上民進黨盲目親美反中的對外政策,台灣日漸成為國際兩大強權相爭的代理戰場。美國為防止中國爭霸,為抵制中國崛起而親手扶植的民進黨魁儡政府,台灣人總是想當自己的主人,更應該對於美國這般強大的境外勢力處處干預台灣內政有所警覺。而民進黨政府正因為有美國在背後的默許,完全執政後,取而代之的是綠色執政的完全傲慢、橫行霸道、無所顧忌。為了選舉可以無所不用其極,反覆踐踏和糟蹋台灣一路走來,所有台灣人民共同悉心呵護的民主與法治,逐步將台灣推入巨大的危險之中。

台灣作為美國對中戰略,最為關鍵的一枚棋子;民進黨政府作為美國制衡中國,最為重要且最為聽話的魁儡政權;民進黨在美國的支持下,逐漸構築而成一個完全反民主的新黨國體制。值此台灣命運的危急存亡之秋,在台灣歷史最為關鍵的轉捩點,不只高雄,所有的台灣人民都該覺醒,為自己的命運作主。

從「把高雄還給我」走到「把台灣還給我」,這條路並非遙不可及,更可能是台灣人最後的機會。夜色茫茫,星月無光,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只有火花,到處飛揚。如果高雄市民不要韓國瑜當高雄市長,歡迎選後把韓國瑜還給台灣。

Previous 高雄是民主聖地,陳菊+賴清德+謝長廷 合體助選!
Next 謝長廷回高雄救其邁,你知道東京離高雄有2200公里嗎?

留言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