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揭密女版賈伯斯生技世紀騙局


上圖:「我想做億萬富翁。」10歲時伊莉莎白(左1)曾如此立志,諸多名人皆是她的踏腳石。圖中右起為柯林頓、馬雲。(來源.達志影像)

2004年,20歲的伊莉莎白從美國史丹福大學輟學創業,標榜只須手指扎幾滴血,即可做上百種檢驗。她被譽為「女版賈伯斯」,身價一度高達新台幣1400億元。

第一局:挖掘痛點

「一滴血驗百病」當餌,誘藥局陷FoMO症候群,盲從投資

「發掘產業痛點」,意味找出更有效率的新方式滿足市場需求,說服人們此乃商機所在,這正是伊莉莎白成功的第一個原因。她也因此利用業者間的競爭來牟利。

第二局:鋼鐵意志

舌戰醫學專家不懼,爆料記者稱她「具領袖氣質」

在被《華爾街日報》踢爆造假之後,伊莉莎白在台上面對一群醫學專家質疑,「她確實是很厲害的銷售高手,完全不結巴,思路毫不混亂。工程和實驗室的術語輕鬆信手拈來。」踢爆伊莉莎白造假的凱瑞魯,也稱讚她「集魅力、聰明、領袖氣質於一身。」

第三局:利用名人

用口碑滾大名氣,先有飛雅特老闆出資,再拉梅鐸入局

生技業技術門檻高,外人難窺堂奧。伊莉莎白卻利用家族與師友人脈,讓前國務卿季辛吉、舒茲加入董事會;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在位時,還指派她擔任美國全球創業大使。圈外人見有名人背書,自然心服。

2014年6月的《財星》(Fortune),將伊莉莎白做為封面故事,寫作記者也是「聽到董事會一個又一個知名人士鏗鏘有力的背書,讓他相信她必定是真才實料。」之後伊莉莎白登上《富比世》全美四百大富豪,《時代》雜誌將她列為全球最有影響力的百大人物之一,哈佛醫學院邀她加入榮譽學者群,伊莉莎白名氣因此越滾越大。

第四局:故作神秘

切割訊息,僅她能見全局,員工過世,第一件事竟是收回筆電

如此故作神秘,只為避免穿幫。伊莉莎白宣稱已和幾家藥廠達成合作協議,公司財務長莫利斯卻說,「他進入公司8個月,從未看過任何藥廠合約。」後來莫利斯表達疑慮,立刻被伊莉莎白開除。副總統拜登參訪伊莉莎白公司時,見到一堆儀器。《紐約時報》稱「這些儀器只是樣板,根本不能運作。」

騙子創業明星啟示:嘴炮、人脈是煙火,實幹家才能長久

靠著四大法門,伊莉莎白締造出矽谷史上最大騙局。她的崛起反映了市場需求:科技圈向來由男性主宰,人們渴望看到女創業家。伊莉莎白是第一個身價逾十億美元的女性科技創業者,既和臉書、微軟創辦人一樣大學輟學,又具魅力與鋼鐵意志,完全符合人們對矽谷明星的期待。

《經濟學人》稱,伊莉莎白的起落,讓人反思矽谷創業家明星化的後遺症。十年寒窗研發技術無人問;像伊莉莎白這樣拉攏名人、四處曝光,天下知名、身價破億,那些埋首苦幹者豈不是傻瓜?

這個困局的解方是:有虛名無實才,遲早原形畢露。那些在《富比世》富豪榜上屹立不搖者,皆是真正做出產品、造福世人的實幹家,絕無只憑嘴炮、人脈、外表就長保富貴的。

伊莉莎白之類的「抄捷徑者」能暴得大名,但這些人無法永遠一手遮天。最後的生存者,仍將是那些實打實幹、真正為人類做出貢獻者。這是伊莉莎白起落帶來的啟示。

 

蒸發1500億 小英的生技危機

去年五月二十日,蔡英文就任總統時,生技業整體市值約為九六八二億元,到了今年五月,市值一度掉到僅剩八一八六億元,蒸發逾一五○○億元,怎不令人為之心痛!

然而,最令人擔憂的並非生技產業市值大幅減少,而是成交量大幅衰退四五%。此舉,隱含著台灣生技產業不再受到投資市場的青睞。一旦籌資的優勢不再,台灣生技業者將頓失最大的依靠,更加難以躍上國際舞台。

「浩鼎記」,翁啟惠大騙局?

翁啟惠在「浩鼎記」中犯了至少四個低級錯誤:第一,沒有「發展商品」,但是發展出了上千億的股票市值.第二,翁啟惠把自己也「技轉」成為廠商的一部分.第三,以翁啟惠個人、而非以研究院名義技轉.第四,技轉對價並不明確,形同私相授受.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現在任職美國國家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自稱「做為一個長期參與臨床試驗的同業」的邱貞嘉醫師,除了質疑「浩鼎╱翁啟惠事件背後當然有我們不知的政商關係」,對於翁啟惠做為一個「化學家」卻跨界在生技產業界的包山包海更是極其不以為然.

邱貞嘉2016年04月07日在《美國臨床試驗醫師看翁啟惠(請google,值得一讀)》這篇投書中甚至痛斥翁啟惠「Without integrity, nothing works.」大意應該就是:心術不正、無以成事.

2016年2月,看到浩鼎「解盲記者會」,邱貞嘉「我的職業敏感度馬上出現,我不懂為何一個二期臨床試驗要大陣仗開記者會」.

「要被FDA核准拿到藥證必須有三期臨床試驗的結果.就算二期結果有「達標」(台灣媒體用語),也一樣需要三期試驗的證實,何以在此時大動作開記者會?」這是在質疑動機,也為股票內線交易埋下伏筆.

對於翁啟惠「臨床試驗非常成功」的發言,邱貞嘉更是痛加撻伐:『翁是研發醣分子的人,他的角色在臨床前期,在「病人」身上的反應不是化學家可以評論的,何以在結果未顯示療效時極力強調「成功」? 』

『一個中研院長可以用自己的職權測試他的專利,結果不如預期還可用「專家」的立場評論』,「過沒幾天傳出翁女兒持股等消息,我恍然大悟,難怪大力護航!」

邱貞嘉直言「翁是化學家,生技產業的建構不會只靠一個化學家存在或消失,而把一個很難產生免疫反應的醣分子比為癌症救星,更是完全三條線之至!」灣叔我不明白「三條線」是什麼意思,不過直覺的聯想整個浩鼎案只是一個騙局?

Previous 政府執意打擊「賈欣雯」,是失去政權的前兆!
Next 李敖說過了,鄭南榕根本沒想要自殺啊

留言交流